教委職工宿舍樓圍牆邊上的舊廣播?傳出晚二十點整的準點滴滴聲後。

  胡蝶和老公胡俊豐偷偷摸摸的來到了教委宿舍樓的樓下。

  在樓下胡蝶不放心的問了老公一句:是這棟樓吧?

  胡俊豐擡頭望瞭望西側四樓房間?亮著的燈光,肯定的點了點頭:沒錯,我

  都打聽過了,就是這兒…

  兩人快速閃進西側的樓道,蹑手蹑腳的爬上了四樓。來到了西側四樓的最?

  邊一間門前,俊豐對胡蝶點了點頭,胡蝶咬了咬牙,顫抖著手按下了門鈴。

  幾十秒後,屋內傳來踢踏的拖鞋聲,厚重的防盜門開了。

  一位四十幾歲的中年男子出現在門後。

  胡蝶忙隔著門恭敬的叫了一聲:劉局長好,我早上跟您通過電話…

  胡蝶和老公緊張的坐在劉局對面的沙面上,劉局戴著眼鏡看著胡蝶的相關資

  料,一時屋內沈寂無聲,胡蝶用腳碰了碰老公,胡俊豐會意的從寬大的衣服下拿

  出裝著兩盒精品茶葉的袋子放到了面前的茶幾上。

  劉局擡頭看了一眼對面的兩人,繼續低下頭去看著胡蝶的資料,漫長的沈寂

  之後,劉局揚了揚手中的資料,終于開了腔:小胡原來在校的表現很優異啊,有

  沒有想過進哪所學校任教…

  胡蝶謹慎的回答:劉局過獎了,任教一事還請劉局多多費心…最好…最好能

  留在城市?……

  劉局擡手摘下自己的眼鏡,身體後仰,緩緩開口:難啦…現在城?學校的老

  師隊伍已經嚴重超編了……這樣吧…你留下你的手機號碼…這周內我會通知你確

  切消息…政府是不會虧待你們這些年輕的教師隊伍的,一定會妥善安置的…

  劉局透過窗簾的縫隙看著胡蝶和她老公偷偷的摸出了教委的院子,轉過身子

  ,走到茶幾前,拿出兩盒茶葉,袋子的底部,靜靜的躺著一個大大的紅包,劉局

  隨意的把紅包扔在了一旁的抽屜?,拿起胡蝶的資料,點燃一隻煙,眼光長久的

  停留在右上角胡蝶的兩寸彩色照片上,幾分鍾後,劉局嘴?熟練的吐出一個煙圈

  ,煙圈直奔照片而去,照片上胡蝶的五官剎時模糊一片。

  進了後街租住的便宜旅館,胡俊豐穿著內褲一屁股坐在窄小的床沿上,掏出

  五塊錢一包的本地香煙,打下火,猛吸了幾口,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心?暗忖:

  這次砸了三萬多進去,應該問題不大吧,這可是自己小兩口東拼西湊才湊夠的數…

  正思量間,胡蝶已經用毛巾裹著濕漉漉的頭發走出了洗手間,出浴後的胡蝶

  僅穿了一件絲質的內衣和一條純棉的白色底褲,絲質內衣下,一對渾圓的乳房上

  ,兩粒嬌嫩的乳頭高高撐起,平坦的小腹下,緊繃的內褲勾勒出陰戶溝壑的形狀

  ,胡俊豐的兩腿之間生出一股熱流,近段時間東奔西跑的爲胡蝶留城市任教的事

  到處籌款,已經很久沒有好好的溫存過了。

  胡俊豐扔掉手中已燃至指尖的煙蒂,從背後抱住仍在整理頭發的胡蝶,大手

  熟練的鑽進胡蝶的衣服下襬,?面果然已是真空狀態,很輕易的找到乳頭的位置

  ,拿在指尖,溫柔的擠捏。

  胡蝶整理頭發的手停住了,身體後仰,靠在了老公的身上,胡俊豐的舌尖含

  住了胡蝶的耳垂輕輕吮吸,一隻手仍不停的挑逗著胡蝶的乳頭,一隻手滑過小腹

  ,伸進了胡蝶的雙腿間。

  胡蝶的雙腿間已經微顯濕潤,胡俊豐的手指在胡蝶的小穴口沾了少許愛液讓

  手指濕滑,然後輕松的找到已微微突起的陰蒂,在陰蒂上不停的研磨,胡蝶的呼

  吸已經明顯加重,雙腿微微張開,任由老公的大手在自己胯間來回運動,下身傳

  來的陣陣快感讓胡蝶的身體泛起一陣潮紅,胡蝶微眯著雙眼,吹氣如蘭,小手也

  不由自主的伸到老公的胯間,握住逐漸堅硬的肉棒,輕輕套動。

  聽著懷中伊人越來越急促的呼吸和微微僵直的身體,胡俊豐撫摸陰蒂的手加

  快了速度和力度,終于在一聲嬌哼後,胡蝶緊緊的按住了老公撫摸陰蒂的手,小

  穴劇烈的蠕動起來,滲出一陣陣愛液,胡蝶的另一隻手,緊緊的握住老公的已經

  堅硬無比的肉棒,強烈的幾秒蠕動過後,胡蝶松開握住肉棒的手,拉住了老公內

  褲的邊緣,往腳彎處褪去。

  胡俊豐會意的直起身子,脫下自己的內褲,堅硬的肉棒彈了出來,龜頭處已

  經滲出晶亮的液體,胡俊豐扒下胡蝶的內褲正準備提槍上陣,胡蝶卻直起身子,

  胡俊豐正納悶間,胡蝶抽出床頭的紙巾,把龜頭上的液體擦了擦,然後低下頭去

  ,小嘴包裹住粗大的肉棒,彷佛吃冰棍般,輕輕的吞吐起來。

  胡俊豐舒服的哼出聲來,感覺幸福異常,記憶中胡蝶給自己口交的次數屈指

  可數,除非是特殊意義的紀念日或者心情特好的時候,胡蝶才會一展小嘴,來個

  吹拉彈唱,殊不知今日胡蝶看著老公近日來回多處奔波,鬓角已隱隱可見白發,

  心?感動,也就放低姿態,盡力服侍。

  胡蝶的口交技術並不稔熟,有時候牙齒甚至會碰到肉棒,碰的肉棒隱隱作痛

  ,但胡俊豐低頭看著嬌豔的胡蝶小嘴賣力的吞吐著自己的肉棒時,心理上的快感

  遠遠大于了生理上的,胡俊豐索性躺了下來,胡蝶轉了了身,換成了趴著的姿勢

  ,繼續用小嘴套弄著肉棒,一絲絲的粘液順著嘴角流到了胡俊豐的小腹上,直到

  感覺嘴唇兩側的肌肉發酸,胡蝶才吞出肉棒。

  稍作休息,看著堅挺的肉棒,胡蝶的心?生出濃濃的渴望,小穴?也一陣陣

  抽搐,一陣愛液順著大腿根部又流了出來,胡蝶叉開雙腿,扶著肉棒,對準自己

  的小穴,臀部往下一沈,肉棒盡根而入,強烈的充實感填補了小穴的空虛。

  胡蝶的雙腿半蹲著跨坐在老公身上,用小穴緊緊的套住堅硬的肉棒上下套動

  起來,身下的席夢思床墊發出刺耳的吱呀聲,胡蝶羞紅了臉,害怕隔壁的住客會

  聽到這邊的動靜,放慢了動作,小穴以肉棒爲中心,臀部在老公的身體上不停劃

  圈,使著暗勁,轉了幾圈,發現沒有上下套動的快感來的強烈,又咬著牙聳動臀

  部,快速的上下套動了幾回。

  床墊發出更大的吱呀聲,胡蝶看著老公一臉壞笑的看著自己,生氣的在老公

  的胸口上捶了一下,起身下了床,來到承放電視機的桌子前,雙手撐住桌沿,臀

  部擡起。

  胡俊豐可不敢惹老婆不高興,見狀馬上起身下床,來到胡蝶身後,胡俊豐扶

  著肉棒,在胡蝶濕潤的肉縫間撥弄了幾下,帶出胡蝶幾聲嬌哼,胡蝶的雙腿張的

  更寬了一些,明亮的燈光下,閃著水光的小穴微微張開了小嘴,胡俊豐挺動腰部

  ,肉棒撐開小穴口,沖入了胡蝶的小穴。

  小穴內已異常濕潤,肉棒輕易的就沖到了最頂端,胡俊豐扶住胡蝶纖細的腰

  部,堅硬的肉棒快速的在小穴?出入,胡蝶壓抑的低吟著,一絲絲的愛液隨著肉

  棒的抽出濺了出來,更多的愛液順著兩人的交合處流出,滴到了地上。

  肉棒撞擊小穴發出啪啪的聲響,胡蝶顫抖著按下電視機的開關,一陣沙沙聲

  後,電視顯現出彩色的畫面,胡蝶費力的伸出手指,按住了電視機的音量鍵,把

  音量調到了最大,其間胡俊豐有力的撞擊讓胡蝶的手失了準頭,幾次按到了頻道

  鍵上,嘈雜的電視音量掩蓋住了啪啪的撞擊聲。

  胡蝶也抵不住下身的快感,放下往日的矜持,不再壓抑自己的嬌吟:嗯…嗯

  ……用力點…老公…用力點…

  雙手緊緊的抓住桌子的邊緣,同時努力的向後挺動著自己的臀部,迎合著身

  後有力的沖刺,光潔平滑的後背上,已滲出一層細細的汗珠,胡俊豐雙腿分開,

  呈八字形站立,穩穩的站立著,堅硬的肉棒打樁一樣,有力的開墾著胡蝶的小穴

  ,大量的泡沫狀液體被肉棒帶離小穴口,使胡蝶的小穴口處一片狼藉,胡蝶似波

  濤中的一葉扁舟,被胡俊豐狂風驟雨般的沖刺一次次送到快樂的頂峰。

  胡俊豐感覺龜頭馬眼處一陣陣發麻,咬緊牙關沖刺了幾十下,龜頭死死的頂

  在了胡蝶小穴的最深處,精液盡數噴灑在花心深處。胡蝶緩緩的站直身體,精液

  從小穴?流了出來,順著大腿內側,劃出一道長長的水痕。

  胡俊豐喘著粗氣倒回床上,胡蝶走進衛生間,張開雙腿,用手撐開小穴,用

  淋浴的蓮蓬頭仔細的沖洗著小穴內殘留的精液,忙活了十來分鍾才清理完畢。

  看著走出衛生間的全身赤裸的胡蝶,胡俊豐愛憐的伸出了左手的手臂,胡蝶

  溫順的枕在老公的手臂上,一番唇舌糾纏之後,胡俊豐一邊把玩著胡蝶渾圓的乳

  房,一邊說:小蝶,等你的工作落實好了之後,我們就生個寶寶吧!爸爸已經催

  了好幾次了…

  胡蝶一邊調皮的用手玩著胡俊豐已經疲軟的肉棒,一邊嗯了一聲。

  夫妻倆扯了一陣子家常話,便相擁而眠。

  次日兩人睡到九點多才醒來。

  看著胡蝶嬌豔的身體,胡俊豐的胯下又有了沖動,手和嘴又開始在胡蝶的身

  體上探索起來,弄的胡蝶嬌喘連連,春情難耐,張開雙腿,接納了胡俊豐的肉棒

  ,又是一番激烈的厮殺,一時春光無限,香汗淋漓…

  胡俊豐再次把精液射入胡蝶的小穴後,兩人才依依不舍的下了床,共同去衛

  生間沖洗了身體。胡蝶整理完淩亂的床單,胡俊豐掏出身上的錢包,拿出?面的

  五千元現金交到胡蝶手上:我先回單位上班了,已經請了好幾天的假了,你就在

  這?住幾天吧,鄉?的手機信號不好,怕耽誤了正事,有什麽消息,你打我單位

  辦公室的座機…

  兩人下了樓,胡蝶在胡俊豐的胳膊上輕輕的擰了一下,低聲說:你這頭牲口

  ,害的我走路都腿軟…

  胡俊豐嘿嘿一笑,大手在胡蝶的臀部抓了一把,又招來胡蝶一頓粉拳。

  胡蝶送老公上了車,轉身去藥店買了避孕藥服下。

  然後閑逛了一圈,便回旅舍續了房租,徑直回到房?看電視。

  接下來的三天,電話一直沒有響起。

  第四天的早上,忐忑不安的胡蝶正躺在床上漫無目的按著電視遙控的時候,

  手機的鈴聲終于響起,胡蝶看了一眼手機上顯示的陌生號碼,號碼歸屬地是本地

  的。

  胡蝶緊張的按下的接聽鍵:「喂,你好……」

  「小胡啊,告訴你一個好消息,經研究決定,準備調你去育山小學任教…」

  劉局的聲音傳了過來。

  「謝謝…謝謝劉局…」胡蝶用顫抖的聲音一遍遍的說著謝謝。

  挂斷電話,胡蝶高興的在床上打了幾個滾,又手忙腳亂的撥通了電話:喂,

  鄉計生辦嘛,麻煩你找一下劉俊豐……

  哎…老公…是我…我分到育山小學上班了…真的…就是那個縣?最有名的小

  學…哈哈哈…老公…啵啵啵……嗯,沒什麽事的話我明天就回來……

  挂斷了電話,胡蝶興奮的下了床,在房?轉著圈圈。

  接著又打電話把這消息告訴了爸爸媽媽,家?都很替她高興。

  下午的時候,電話又響起,胡蝶一看號碼,馬上按下接聽鍵:劉局你好…對

  …我還在縣城…這樣啊…好…那我晚上和我老公請您和羅校長吃個便飯吧…嗯。

  行…悅城酒店…我知道那地方…

  謝謝你劉局…勞你費心了……

  挂斷電話,胡蝶馬上再次撥通計生辦的電話:麻煩你找胡俊豐……

  哎…老公…是我…剛劉局打電話來說晚上剛好育山小學的校長有空,叫我們

  去認識認識……我剛對劉局說晚上我們請他們倆請飯…啊…你又要到羅村去搞計

  生工作啊……請假不行啊…哦…那好吧…那你注意安全…聽說羅村的人民風很野

  蠻的…

  挂斷電話,思忖半刻,胡蝶出了旅館。

  來到服裝店,左挑右選,最後選了一套碎花的連衣裙,一番討價還價之後,

  心疼的掏出四百大洋付了款,回到旅館,胡蝶換上了新買的裙子,在鏡子前滿意

  的打了個轉,臉上再畫了一個淡妝,便出門去悅城酒店訂了房間。

  下午六點時分,劉局的電話打進來了。

  胡蝶接通了電話:哎,劉局你好…我已經在悅城酒店門口了…好好…

  一輛轎車停在了悅城酒店的門口。

  劉局和一位與他年齡相仿的中年男子一同下了車。

  站在酒店門口等候的胡蝶連忙迎了下去:劉局好這位一定是羅校長吧…羅校

  長好…實在對不住,我家男人有事來不了…所以就我一個人來了…

  劉局和羅校長相視一笑。

  胡蝶前面引路,來到了二樓的包間,胡蝶把劉局和羅校長讓進上席,自己在

  隔著上席一個位置的座位上坐下,服務員拿來菜單,胡蝶把菜單遞到劉局的手?

  ,看著劉局面不改色的點著那一道道昂貴的菜肴,胡蝶下意識的瞄了一眼旁邊椅

  子上自己的錢包,一陣肉痛。在劉局點菜的同時,胡蝶連忙把劉局和羅校長面前

  的茶杯?倒滿茶水。

  在俯身倒茶的剎那間,劉局和羅校長都有意無意的瞄向了胡蝶潔白脖頸下露

  出的大片雪白和乳溝,在上菜前的間隙?,劉局和羅校長像一個長輩一樣親切的

  和胡蝶家常?短的拉扯了一陣子閑話,菜很快就上齊了。

  劉局對著服務員吆喝:服務員,上酒…高度的…三個酒杯……

  胡蝶忙搖手:劉局…我喝不了酒…請您原諒…

  劉局大手一揮:小胡啊…多少喝一點…意思意思…我們也不強迫你多喝…

  看著眼前酒杯?滿滿的酒,胡蝶咬咬牙,端起酒杯,站起身子:劉局,羅校

  長我敬二位領導…說完準備一飲而盡。

  劉局一擡手,制止了胡蝶:小胡,這個敬酒,隻能一個一個的敬吧,你一杯

  酒敬我們兩個,不妥吧…

  胡蝶忙說:不好意思…我從不喝酒,所以不懂規矩,好…那我先敬劉局…一

  仰脖子,喝了下去,辛辣的液體沖進喉嚨,再沖進胃?,嗆出了胡蝶的眼淚,一

  陣反胃,差點吐出來。

  胡蝶強行把反胃的感覺壓了下去,再次端起了酒杯:羅校長…我敬您…

  兩杯酒下肚,胡蝶的胃?像火燒一般難受,臉孔也變的通紅,腦袋?也變得

  昏昏沈沈,劉局和羅校長對視一眼,劉局端起了酒杯:小胡,現在學校需要你這

  樣年輕有材的人員,好好幹,羅校長不會虧待你的…

  胡蝶盛情難卻,迷迷糊糊的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羅校長接著端起酒杯:小胡啊,歡迎你加入到育山小學這個大家庭,希望你

  努力工作……

  胡蝶再一次硬著頭皮一飲而盡。

  胡蝶眼前的空酒杯馬上被斟滿,劉局對羅校長使了個眼色,羅校長端起酒杯

  ,站起身子,來到了胡蝶旁邊的座位上坐下,羅校長一隻手搭上胡蝶的肩膀,輕

  輕的撫摸著:小胡啊,像你這麽年輕漂亮的女孩,如果表現好的話,前途不可限

  量啊…

  胡蝶身體一顫,努力的保持著清醒,不動聲色的移動身體,把肩膀挪出了羅

  校長的手心,羅校長不以爲意,一隻手伸進餐桌下,滑上了胡蝶的大腿內側。

  胡蝶大驚失色,用雙手緊緊的按住裙角,抓住羅校長的大手:羅校長,求求

  你別這樣,我是有老公的人,我可以給你錢…求助的眼光向劉局望去。

  劉局嘴角含笑,一言不發的看著胡蝶。

  羅校長充滿酒氣的嘴靠近胡蝶的耳邊:小胡,隻要你聽話,我保證你在學校

  受到最好的待遇……你總不想分到那些窮鄉僻壤去教書吧,住在四面漏風的木頭

  房子?,蚊叮蟲咬,每月拿著幾百塊的工資…那可白瞎了你這年輕漂亮的身體…

  胡蝶的眼角滑下了淚珠,心?想起那爲了工作東拼西借的幾萬塊外債,想起

  同屆的同學分到好工作的風光無限,想起老公爲借債鬓角愁起的白發,想起躺在

  老公懷?規劃著分配到好工作還清債務後要在城?買屬于自己的房子……

  胡蝶抓緊裙角的雙手慢慢的松開了。